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南方观察|佛山凭什么捍卫自己的江湖地位

2022-09-13 23:58:18 742

摘要:文/特约评论员 龙建刚今年“五一”长假,佛山最大的新闻是广州地铁七号线西延顺德段正式开通运营。虽然这是连接广佛的第三条城际地铁,其轰动效应不如第一条那么强烈,但对顺德和整个佛山而言,依然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性时刻,它标志着广佛全域同城又取得了重...

文/特约评论员 龙建刚

今年“五一”长假,佛山最大的新闻是广州地铁七号线西延顺德段正式开通运营。虽然这是连接广佛的第三条城际地铁,其轰动效应不如第一条那么强烈,但对顺德和整个佛山而言,依然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性时刻,它标志着广佛全域同城又取得了重大进展。从粤港澳大湾区的视角来看,这是广佛极点中的又一个亮点和支点。

这条地铁的起点是顺德北滘的美的大道,直通广州南站、广州大学城。北滘是中国最大的家电制造基地、广州南站是亚洲人流量最大的高铁枢纽站、广州大学城是全国最大的大学城。这条地铁把三个“最大”联在一起,就是广州地铁7号线西延顺德的立意和独特价值。这是一个意义重大的战略布局,将给顺德乃至佛山的发展带来深刻的影响。

佛山市委常委、顺德区委书记刘智勇把广州七号线西延顺德定义为经济线、人才线、活力线,他乐观地展望:或许下一个世界500强就在这里诞生。

一场苦恋终于修成了正果。这一天,顺德和佛山都盼了很久。

广州地铁七号线西延顺德段正式开通运营。戴嘉信 摄

广东有广府、潮汕、客家三大方言,影响都很大。论人才辈出,客家地区首当其冲。客都梅州有一个很气派的院士广场,整个广东就梅州有这个底气;说到财富巨子,潮汕地区笑傲江湖,放眼全球,潮汕商人呼风唤雨、声名卓著。但唯独广府话被称为粤语,它代表广东。这是“千年商都”广州的强势,“西关小姐”“东山少爷”发出的声音成为粤语的标准音,即便是香港人也很骄傲自己说的是“广州话”。

历史上的广东,每个地方都很注意和广州联动,这既是为政者的要务,也是广东发展的一条主线。在广东,大凡比较繁荣的城镇都被称为“小广州”,有这个称号的地方都觉得很有面子的,很让人羡慕,比如南海九江,至今还念念不忘曾经有过“小广州”的美誉和时光。梳理这个脉络,很容易发现历史上有一组关系非常突出,那就是“广佛”,指的是广州和佛山的渊源。

广佛关系源远流长、水乳交融,中国版图上也很少有像广佛这样“剪不断、理还乱”的城际关系。提起当年的“十三行”,广州人说在广州,南海人说在南海;说起当年的世界首富伍秉鉴,广州说他是广州人,南海说他是南海人。大家互不争论、互不否认,因为彼此说的都对,南海县的衙门曾经长期设在广州城内。一江珠水,谁也分不清楚哪些是西江的浪花、哪些是北江的波澜。

历史上的广佛关系之所以如此紧密,不仅因为佛山离广州很近,更是因为佛山很强。从17世纪初到19世纪末,佛山与广州双峰并峙、雄踞岭南。在长达300多年时间里,广州和佛山都是中国的一线城市,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广佛周期”。那时的中国很流行“走广”,广州和佛山是人才和资本的首选地,犹如今天的广州和深圳。

佛山的成长一直有广州的陪伴和策应,广州变“大”也有佛山的付出和贡献:1960年花都、从化划入广州,1975年番禺并入广州版图,这三个地方原本属于佛山专区的地盘。“南番顺”自古一家,即使漂洋过海、远走他乡,南海、番禺、顺德的乡亲总是携手并肩、形影不离,遍布世界的“南番顺会馆”就是一个铁证。

这是广佛关系的历史,也是广佛同城的伏笔。

1989年8月8日,广东第一条高速公路——广佛高速开通,只比中国大陆首条高速公路——沪嘉高速通车晚了10个月时间。2009年3月19日,广州市市长、佛山市市长在广佛交界的佛山南海区共同签署《广州市佛山市同城化建设合作协议》,这是中国第一个同城化协议,也是广佛同城正式启动的元年。2010年11月3日,广佛地铁开通,这是中国大陆首条跨越地级行政区的地铁线路。

广佛地铁受益最大的是南海,在佛山诸多新城中,南海千灯湖片区变化最大、集聚了佛山最多的亿元楼,南海桂城也借此登上了“佛山首富”的宝座。广佛地铁开通的时候,大多数顺德人并没有意识到地铁的重要,既不羡慕,更不着急,大家都觉得有没有通往广州的地铁,对顺德的发展影响不大。但随之而来的南海之变,让“手无寸铁”的顺德有点坐不住了。

千灯湖片区。戴嘉信 摄

同样的刺激来自华东:上海地铁11号线延长线进入了昆山,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条跨省地铁。致力打造国家一流产业科创中心的昆山推出史上投资规模最大的市政工程:自筹200多亿,无缝对接上海和苏州的轨道交通网络,承接高端人才、资金、项目等溢出效应。前往考察的顺德官员记住了昆山官员说的话:建地铁就是建城市。

广州南站的崛起让顺德看到了机会。这个亚洲最大的高铁枢纽站建在广佛交界的番禺,东朝广州,西向佛山,跨过一条小河,就是南海、顺德的地盘。已经尝到地铁甜头的南海反应最快,砸钱修了一座大桥对接广州南站,没有和广州接壤的禅城也投入巨资建魁奇路东延线,借道南海快速通达广州南站。

在规划设计广州南站的时候,广州为佛山预留了一个口子,不用换乘就可以直接穿过南站进入广州腹地。谁能抢到这个唯一的口子,就要看时机和火候、交情和缘分了。

顺德人的强项就是善于抓住机会。2013年1月23日,来自顺德的省人大代表宋炜趁广东省政府主要领导参加佛山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当面表达了顺德人的地铁梦:“广州地铁7号线马上就动工,希望省政府大力支持,延伸至顺德北滘。”得知广州7号线只需西延七八公里就可以与规划中的佛山3号线衔接后,省长当即回应:“这是很好的建议,我来帮你们进一步协调。”

但广佛两地迟迟没有动静,直到两年后的2015年2月8日,时任广州市市长陈建华、时任佛山市市长鲁毅终于坐在一起研究怎么落实省长的表态。这次市长联席会达成共识:开展广州地铁7号线与佛山地铁3号线对接换乘规划衔接研究;广佛地铁实行一张网规划、一体化运行。这个历史性的时刻让顺德很是兴奋,当地一家报纸发表评论《做好地铁文章 吸引国际人才》。

有两个背景强化了广州地铁七号线西延顺德段开通的紧迫性。

国内两个一线城市不约而同向美的集团伸出橄榄枝,希望美的把总部搬过去,给出的条件非常诱人。从美的的情况看,总部在一个交通不是很便捷的小镇,确实很难招到高端人才。如果美的选择把总部搬到更能吸引人才的大城市去,不说是顺理成章,起码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从顺德和佛山角度看,美的总部一旦离开,所有人都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从顺德到佛山,任何一位主官都会全力避免这样的事情在自己的任期发生。

美的总部大楼。戴嘉信 摄

一位有影响的学者在互联网上发文:中国20个经济发达的城市中,有5个出现明显的颓势和衰落,排在第一的就是佛山,理由是佛山对人才的吸引力不大。这位学者的观点也许言过其实,但的确给佛山敲响了警钟。那时的佛山刚刚提出要打造中国制造业一线城市,助推佛山产业的二次腾飞。如果没有足够的创新人才,佛山凭什么“飞”起来?如何对接广州、深圳的创新资源,成了佛山的重要议题。

2014年11月,时任佛山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区邦敏出任顺德区委书记,他当时正好主管佛山轨道交通建设,也多次参加广佛市长联席会。走马上任的区邦敏第一时间提出:广州7号线西延顺德不能停在嘴上,而要落在地上,越快越好!

2015年3月举行的佛山“两会”上,来自顺德的政协委员们展开讨论:顺德地铁到底应该先接通佛山还是先连接广州?当时的佛山有一个想法:先修佛山地铁三号线,再接广州七号线。第一个发言的是时任顺德区政协主席梁国章,他说:“修地铁是重大项目,需要广泛征求意见,但佛山地铁三号线都准备动工了,我们还是蒙查查。佛山地铁三号线和广州地铁七号线这两条线中,我们强烈要求先动七号线,先和广州对接。如果没有这个七号线,我们怎么和广州南站对接,这就没有办法了。”说到激动处,梁国章索性站起来,把酒店会议室的墙壁当做黑板,给各位委员比比画画,详细分析地铁走向利弊。

梁国章当然不是即兴发挥,而是代表顺德区委的意见有备而来。此前召开的顺德区委全会提出了“开放引领 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主战场是顺德北部三镇:北滘、陈村、乐从。顺德喊出一句很响亮的口号:顺德从这里走向世界,世界从这里走进顺德。开放顺德,之所以是北部先行,主要基于两个考虑:第一、顺德北部是珠三角的地理中心,最靠近广州南站和广州中心城区;第二、顺德北部是顺德制造的核心地带,是顺德制造迭代升级的希望之地。对接广州地铁7号线被确定为2015年顺德的工作重点以及北部开放战略的主要抓手。

广州七号线西延顺德,广州的态度至关重要。如果没有广州背书,七号线西延顺德就不是“西延”的问题,而是另外一个工程,没有三年五载,肯定审批不了。好在顺德区委书记曾经在南海主政多年,不仅和广州打过多年交道,还和时任广州地铁的老总联手在南海千灯湖愉快合作,打造了佛山第一个TOD站点——佛山地铁金融城。看到老朋友一出任顺德区委书记就带队到广州谈七号线西延顺德的事情,广州也大为感动,双方决定再续前缘。

从感动到行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广州也在看顺德是不是“识做”。广州地铁七号线既然是西延顺德,那就意味着很多工作需要双方一起做,有些费用需要广州、顺德共同分担。广州本着亲兄弟明算账的态度拟出了建一个停车场彼此所需要承担的费用清单。在双方举行的联席会上,与会的广州和顺德官员事先都以为这是一场讨价还价、艰苦博弈的“马拉松”,没想到区邦敏拿起单子一看,当即表态:这些费用不用讨论,我们顺德全包了。原定一个半小时的会议十五分钟就结束了。看到顺德的决心和诚意,广州亮出态度:我们一定全力以赴,把顺德的事情当成广州的事情来做。

广州之后是北京。那段时间,顺德官员是广州——北京航班上的常客。有一次飞机延误,他们凌晨四点才抵达北京,稍事休息,早上九点就精神抖擞地走进有关部委的会议室汇报。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而是常事。

广州地铁7号线西延顺德段2015年4月启动,当年10月就拿到了国家发改委的批复,这是前所未有的速度。从广州到北京,一路“绿灯”,因为大家都看到顺德制造的实力和地位,都欣赏顺德、佛山的眼光和决策、魄力和担当。

国家发改委主管地铁审批的官员发问:广州把脚伸进顺德的被窝里了,你们怎么还这么高兴?顺德人乐呵呵地回答:广州把脚伸进来,我们顺德就抱住广州的大腿。

天时地利人和,顺德顺风顺水。

修地铁很花钱,而且是花大钱。当七号线西延顺德段即将动工的时候,不少顺德人担心这条地铁所需要的近80亿投资会不会让顺德财政掏空家底、不堪重负。那时的顺德有一场“口水战”,上上下下都感到压力巨大。顺德政府能够拿出来的启动资金也就是一个亿,其余的要靠市场融资,但市场能够有多大程度的响应,大家心里没底。

七号线西延顺德段正式动工的第四天,顺德试探性在北滘出让两块商用地,没想到多家房地产公司为此展开激烈争夺,成交价40亿,楼面价破万——只比佛山最贵的南海桂城少300元。顺德楼面价第一次破万,市场用资本为地铁、为顺德投下了一张信任票。顺德喜出望外,网上有人惊呼:半条地铁的钱回来了!

更大的惊喜在后面:2018年初夏,陈村出让12.7万平方米地块,拍卖现场有美的地产、万科、碧桂园参加角逐。上午10点竞拍开始,万科和碧桂园快速竞价,只用了2分钟,价格从8亿元上升到10亿元,一个半小时候后碧桂园最终以40亿元收入囊中。业界议论纷纷:世界地产史上从未有人这么干过。碧桂园为什么这样干?答案只有一个:力挺家乡,为广州地铁七号线西延顺德投赞成票。“嚟顺德,一定得!”

世界机器人巨头德国库卡当年之所以决定在顺德北部建工业机器人工厂,不是因为库卡被美的并购,而是担心招不到人才的库卡得知北滘将有一条直通广州大学城的地铁,这比什么都重要。

库卡机器人。戴嘉信 摄

火车一响,黄金万两。有人做过统计,广州地铁七号线西延顺德段从开工到开通的四年时间里,顺德在地铁沿线500米范围内的卖地收入已经超过400亿。顺德赚大了!顺德的地为什么卖得这么好?秘密在于项目动工之前,顺德花2000多万请香港地铁公司为七号线西延顺德段全部按TOD理念做规划设计,这是佛山历史上第一次这样干。

这一仗打下来,顺德收获了三个深刻的启示和经验:凡事要看长远、要算大账;小道理要服从大道理;经营地铁就是经营城市。

2016年6月23日,广州地铁7号线西延顺德段正式开工。顺德区政协委员叶中平同一时间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说:他是顺德北部一体化战略的坚定支持者。这位企业家认为,这条连通广州与顺德的地铁有着跨时代的意义,因为它象征着顺德城市战略的一次历史性回归。

为什么是“历史性回归”?叶中平说:顺德的发展一直与广州联系紧密,回顾历史,顺德在晚清、民国时期,丝绸等产品通过广州口岸运往外界,造就了顺德的富裕。20世纪70年代,顺德一批企业依靠给广州企业做配套,得以发展壮大,美的就是一个典型。顺德与广州的密切关系,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出现变化。当时,很多港澳乡亲回到顺德投资办厂,带来了比广州更先进的技术和管理方式,他们拥有的海外渠道也优于广州。从那时开始,顺德就绕开广州紧跟香港。30年过去,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是顺德制造业面临转型升级,二是广州的人才资源优势越来越明显。地铁时代的顺德,必须思考如何与广州发生新的化学反应。叶中平大声疾呼:顺德北部的下一步就是“抢人”!

其实,这样的历史、这样的道理顺德也在认真审视,围绕7号线西延顺德后的各种布局也在悄然展开。最为人知的是谋划把广州科学城—大学城—顺德北部片区这一线打造成“科技创新走廊”,将顺德北部片区打造成产业主题鲜明、高端人才汇集的广州大学城卫星城。

这个极富创造力的动议得到了广东省政府的肯定和支持。广州大学城卫星城启动那天,主管教育的广东省副省长亲临顺德,还来带了几乎所有广州知名大学的校长。广州大学城卫星城启动仪式现场不远处就是美的集团,总部大楼的展厅里有一座醒目的雕塑:这是20世纪80年代广州的“星期六工程师”骑自行车来帮助顺德技术改造的场景再现,它是难忘的历史纪念,也是顺德的深情谢意。因为有广州力量的策应,顺德成为举世闻名的制造业重镇,弹丸之地的北滘诞生了两家世界500强企业。这样的顺德现象就是放眼全球也熠熠生辉。

那天,时任顺德区委书记在致辞中特意播放“星期六工程师”从广州骑自行车到顺德的雕塑照片,他说:以前的人才是骑脚踏车来顺德,未来的人才将坐地铁来顺德。一条地铁将制造和智慧联通,从骑单车到坐地铁,这是沧桑巨变的历史性跨越,更是广佛同城高歌猛进的时代华章。

“企业宁愿少赚一百万,也不能流失一个人才”,这句出自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的话,而今成了顺德人的共识和行动。

2021年10月28日举行的顺德区十四次党代会上,顺德区委做出一个划时代的决定:推动大良、容桂、伦教深度融合,打造对接深港珠澳、面向2050的南部都会中心;支持陈村、北滘、乐从协同发展,打造辐射广佛重点城区、综合实力强劲、富有活力和带动力的北部都会中心。北部都会中心的首要命题是要做活做旺佛山新城,依托广佛高质量发展融合试验区先导区,带动陈村、北滘、乐从深度融入大湾区广佛极点。

之所以是“划时代”,一是因为一个县域经济体搞“双中心”,顺德历史上从未有过,全国也没有先例;二是它很好地解决或者说平衡了悬而未决的“顺德矛盾”。2015年顺德区委决定让北部片区充当创新发展的龙头,集中人力、财力来建设北部。但顺德内部的争议不小,因为大良、容桂所在的南部片区长期是顺德的城市中心和情感中心,北部战略很容易被理解为只做佛山新城、忽视顺德新城区,一些顺德人心里难以接受。

鉴于经费紧张和争议太大, 顺德区委于2017年9月做出调整:将主要资源向顺德新城集聚。这样的决策当然不是对北部战略的否定,但资源和力量的分散也客观上导致了北部顺德发展速度的延缓,而顺德发展又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毕竟南部代表顺德的现在,北部才是顺德的未来。如果说南部是顺德的政治文化中心,那北部很可能就是顺德的科技创新中心,支点和亮点就在北滘。顺德区委党代会报告有一句话: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变革中,顺德如何从传统产业中催生新经济、开辟新赛道?这是我们必须回答好的“时代之问”。这就是顺德区委下定决心推出“双中心”战略的逻辑和背景。尽管难度极大,但顺德义无反顾。

顺德“双中心”战略推出之后,最先响应的是北滘。

2022年1月12日,美的集团董事长、总裁方洪波向全球16万美的员工发表题为《坚定生长 海阔天高》的演讲,他说创新和求变是美的的最大增量,美的要朝着伟大的世界级科技集团全力奔跑。相隔不远的碧桂园总部也传出杨国强的强音:现在的潮流是什么?就是科技,2022年是碧桂园科技智慧建造全面落地的一年。北滘镇委、镇政府也随后对外宣告:打造现代化科技都会中心。

北滘新城。戴嘉信 摄

今天的北滘有一个最新的外号,叫宇宙最牛小镇。这当然有点夸张,因为巴菲特的老家、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小镇有5家世界500强企业总部。但在中国而言,北滘可谓独领风骚:一个镇的工业产值比海南、青海还高,也超过不少省会城市,两个世界级千亿产业集群正在北滘加速形成。今天的顺德北部,佛山新城、北滘新城、陈村新城“三城联动”发展,这是顺德也是佛山最具活力的协同创新共同体。顺德向北,佛山向南,这样的态势因广州地铁7号先西延顺德段的开通而更加生动、更加迅猛。

方洪波一直有一个念想和呼唤:北滘需要有一个像佛山创意产业园这样的地方来吸引年轻人。其实,这个被佛山人习惯简称为“创产”的地方之所以成为佛山最热闹的青春集散地,就是因“集聚”而形成了特殊的“气场”。顺德北部现在最缺的就是这样的地气。广州地铁7号线西延顺德段开通之后,如何实现“集聚”,无疑是顺德北部都会的首要命题。

最新的消息说:继乐从之后,陈村、北滘也将纳入佛山中心城区的范围,这显然是佛山对顺德“双中心”战略的策应和推动。在当今中国的很多地方都在实施“强省会战略”的背景下,决意成为地级市高质量发展领头羊的佛山非常清楚:不是省会城市的佛山要捍卫自己的江湖地位,就必须缔造更多北滘这样的制造业重镇、科技都会中心。

一座城市的主政者如何谋篇布局,顺德提供了很好的案例。

广州地铁七号线西延顺德段即将正式开通的前夜,几位当年推动这条地铁建设的功臣相约顺德,他们从兰花盛开的陈村乘地铁来到龙舟竞渡的北滘。走出北滘公园站,万家灯火,皓月当空,这是一种预示:明天必定有一轮冉冉升起的红日。

(作者系知名学者、资深媒体人)

【作者】 龙建刚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