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佛山营商环境AB面③|成本为什么低,为什么高?

2022-09-13 22:00:49 561

摘要:哪里的成本低,企业就往哪里流。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中,企业是跟着成本走的。要打造一流的营商环境,一个重要方向,就是要降低企业运行的综合成本。改革开放以来,佛山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孕育了全国知名庞大的制造业集群。在这个过程中,佛山也沉淀出...

哪里的成本低,企业就往哪里流。

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中,企业是跟着成本走的。要打造一流的营商环境,一个重要方向,就是要降低企业运行的综合成本。

改革开放以来,佛山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孕育了全国知名庞大的制造业集群。在这个过程中,佛山也沉淀出优质的营商环境。对很多企业来说,佛山是一个拥有高性价比的城市。

佛山地处珠三角核心腹地,毗邻港澳,与广州共同组成了粤港澳大湾区的广佛极点。早在十多年前,佛山就率先推动与广州同城化进程,开通国内首条跨城地铁。如今,广佛两地早已无缝对接,同城化正向全域深度展开。但与广州相比,佛山的写字楼成本只有广州的三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楼价也是如此,用政府招商推介的话语来说,就是坐拥一线配套,共享二线成本。

广佛线。南方日报记者 戴嘉信 摄

佛山的“高性价比”还体现在完善的产业配套。业界盛传,在顺德这个中国家电之都,拿着一把扳手就能制作出各种家电。这种说法是产业配套完善的生动写照。

配套完善,产业集聚度高,还带来了各种规模效应。在佛山各种专业镇中,信息流、人才流、技术流快速流动,形成了看不见却效果十分明显“场效应”,有效降低了产业运行成本。

我们同时也要看到,成本既是一个比较的概念,也是一个变动的概念。伴随着时代的变化,土地、人才、资本等要素资本正在不断上升,佛山的成本优势正在被不断削弱。因为用地紧缺,工业用地价格不断上涨,不断考验制造企业的承压极限。物流成本难下降、金融融资成本加高,也制约着企业的壮大。

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携手南方日报调研佛山时提到,一个企业成本降到最优点以后就会往上升,这就是“成本的诅咒”。按照经济学原理,所谓成本控制就是当成本线往下走的时候,要比对手降得快一点;当成本线掉头向上,要比对手上得慢一点。如何打破这种成本困局?还有一个办法——移动成本线,同样的员工、土地与厂房,不断创新新东西,将成本曲线不断往下推,最终连成一个长期的、向下的、收缩的成本线。

这个原理也同样适用于佛山营商环境优化的思考。当传统的成本优势已经不奏效的时候,如何通过创新,推动成本曲线的整体下移,形成新的质量竞争的优势,是佛山建设一流营商环境必须回答的一道重要考题。

6月28日,飞荣达与南海区政府签订协议,选址南海电子信息产业园,投资20亿元建设飞荣达通信集成大湾区生产基地。

作为国内通信电子类领军企业,飞荣达在投资前考察了港澳大湾区各个城市,并作了综合比较分析。“良好的产业配套基础为飞荣达落户南海提供了良好的产业土壤。”飞荣达董事长马飞说。

作为华为的金牌供应商,马飞的话道出了佛山营商环境的重要优势。制造集群发达、产业配套完善,加上地处粤港澳大湾区核心腹地的区位优势,佛山拥有备受企业青睐高性价比运营环境。

打造一流营商环境,归根到底,就是要降低企业综合运营成本。综合运营成本最低,就是营商环境最优的地方。

广佛交界,正涌现一条新投资带,众多高端项目正抢滩落户各个小镇。

沿着里水一路向南,佛山三龙湾南海片区正成为互联网巨头的集聚地。虎牙、欢聚、富士康等知名企业相继落户,其中虎牙宣布将打造全球研发总部。

3月30日,佛山三龙湾南海片区重点项目签约暨国际科技人才邀约大会举行。会上,15个重点招商项目集中签约。

顺着东平水道再折向陈村,去年底,上市公司广东中奥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将企业总部从广州迁到了这里。

从制造龙头到互联网巨头再到上市企业,这些企业之所以共同选择广佛交界城镇,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里的“性价比”足够高。

地处广佛交界,这些小城镇是最靠近广州这个一线城市的地方,既能近距离共享大城市配套,又能有效降低运营成本。

以办公楼为例,作为广东经济体量排行第三的城市,佛山的办公楼形成了价格洼地。根据戴德梁行发布的数据,2020年,佛山甲级写字楼的平均租金约为62元/㎡/月。相比之下,广州是200到300元/㎡/月。这是一道很明显的“计算题”:不到广州价格的三分之一,甚至是五分之一。

办公楼的价格优势,极大地降低了企业租金成本。而房屋租金低和消费水平支出低则提升了佛山对年轻创业者与就业者的吸引力。根据贝壳研究院提供的数据,2021年佛山房屋租赁均价为28.04元/㎡/月,而广州租赁均价超50元/㎡/月。在以整租形式计算的月度套均租金方面,佛山租金还要低于广州、珠海、东莞等城市。

在成本低的基础上,在佛山又能享受比肩一流的配套资源。一方面,紧邻广州,随着广佛全域同城化,佛山能够共享广州的商业资源;另一方面,佛山本土的商业配套也在持续完善。其中,坐落在广佛地铁线上的千灯湖片区,十年间已经成长为经济实力雄厚、商圈优势突出的城市CBD,其发展潜力被看做“下一个珠江新城”。

千灯湖片区。南方日报记者 戴嘉信 摄

优越的“性价比”只是吸引投资的初步印象。当企业家从广佛交界进入佛山城市核心腹地时,就会发现佛山另一个更大的比较优势:完备的工业门类、完善的产业配套。

沿着105国道,从陈村来到北滘,这是家电巨头美的集团所在地。围绕着美的这棵大树,北滘拥有超过900家配套企业,其中美的的一级供应商就有400多家,零配件制造、五金加工、模具铸造、电工材料、纸箱包装、塑料橡胶、油漆印刷等产业一应俱全。

“我们之所以选择北滘,就是因为我们有任何零件需求马上可以响应,加快推进研发节奏。”广东尚研电子科技董事长卢高锋说。这家成立仅10年的企业,以新的技术路径绕开专利封锁,突破微波炉变频电源的“卡脖子”技术。

北滘的家电产业集群,正是围绕着美的集团这棵“大树”而生根发芽的。 南方日报记者 戴嘉信 摄

顺德105国道一路南下,千亿大镇容桂是另一个家电重镇。这里除了享誉世界的家电品牌外,也拥有一大批配件“隐形冠军”企业。比如,生产电子薄膜开关、触摸屏的广东德怡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德怡电子”),其触摸屏全球市场占有率接近25%。

“不夸张地说,全世界的家电采购都会涉及容桂,而某一些家电品类,比如空调,全世界最好的配件就在容桂。”德怡电子黄淼说。在一个镇街就能找到家电制造所需的绝大部分配件,企业的采购成本大大压缩。

从顺德回到佛山中心城区,禅城也是专业镇的集聚地。禅城张槎被誉为“中国针织第一镇”,一度输送了全国1/3的面料,以及广州中大布行80%的针织面料。如今,张槎已经形成从设备、纱线、织造到制衣、服装、物流的完整纺织产业链。不管是产业链反应速度还是产品质量,张槎在全国都是首屈一指的。

庞润沃是张槎针织行业早期创业者,他所创立的祥纬润纺织已经成为当地的龙头企业之一。在企业快速发展阶段,庞润沃曾经考虑过去越南等劳动成本更低的国家投资建厂,但是经过考察后还是留在了张槎。

“其实关税、土地和人力资源不是真正的成本,完善的配套才是最大的成本。”庞润沃说。

庞大产业集聚不仅能提高配套效率,还会产生强大的规模效应,形成看不见的“场效应”。在这个场域内,人才流、信息流、技术流等要素快速流动与互通,最终将转变为企业的竞争优势。

各类展会被誉为行业的“风向标”。佛山每年举办不少具有全国乃至全球影响力的行业展会,成为行业信息的汇聚地。下周,亚洲规模最大的陶瓷展会——佛山潭洲陶瓷展将在佛山拉开帷幕。受全球疫情影响,意大利博洛尼亚展停摆,佛山潭洲陶瓷展将跃升为今年全球规模最大的陶瓷行业展会,成为观察陶瓷行业走向的重要“窗口”。

南海大沥,被誉为全国铝型材之都,每年年初都会举办凤池铝门窗建筑装饰博览会,吸引参展商户及企业超过1200家,观展人次超过10万,影响着中国铝业产业的走势。

在信息流汇聚的同时,还有人才流。一个产业集群快速发展的过程会吸引大量产业人才集聚,而产业集群壮大后又会产生人才外溢效应。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佛山流传着一句话:“在佛山丢个瓦片,都能砸到一个景德镇陶院的人。”这句话形容的正是佛山陶瓷产业快速发展,吸引陶瓷人才涌进的故事。而当年的佛陶集团培养的一大批陶瓷技术骨干,走出佛陶集团后,创办了欧神诺、马可波罗等知名建陶企业。

如今,这样人才效应在家电产业集群内也在上演。其中,美的就为顺德家电产业培养了大量的人才。比如,智能家居企业云米科技的创始人陈小平,曾经是美的集团高管,如今成为美的的“竞争对手”;还有,电机生产商敏卓机电的创始人邱意想,曾在美的集团就职,如今成为美的的供应商。此外,从美的等龙头企业流向其他企业的人才也难以计数。龙头企业的人才溢出,有效提升了本地的创业氛围,同时也大大降低了本地的创业成本。

除了创业,还有熟练的技术工人群体。在佛山,家电、家具、陶瓷、纺织、装备制造等优势产业集群汇聚了400多万产业工人,其中有大量是行业的熟练工人,在看不见的地方为企业节省了大量的用人成本。

毫无疑问,企业是跟着成本走的,佛山要形成优越的营商环境,离不开成本优势,必须继续“放大”成本优势。

一眼望不到底的立体货架上,摆满了打包好的家具组件。这是林氏木业位于佛山南海九江的仓储中心,每天大约有4000万货值的家具产品从这里发出,运往全国各地。

作为家具电商龙头企业,林氏木业因发展迅猛急需扩大仓储空间,但却因土地紧缺而难以实现。企业正考虑赴青岛和成都建始发仓。尽管当地在土地价格上可能有优惠,但却因远离家具产地,物流成本会更高。

伴随着发展的推进,有越来越多的佛山企业正遭遇和林氏木业一样的“选择题”。在土地紧缺的背景下,佛山工业用地、厂房租金、物流成本持续上升,加重了企业运营的“负担”,也削弱佛山原来的“成本优势”。

如何打破“成本的诅咒”,这是佛山优化营商环境必须破解的“难题”。

“佛山工业用地太紧张了,难以找到几百亩连片土地。”佛山某铝型材企业相关负责人说。该公司今年在肇庆四会投资建设了一个占地面积350亩的高端铝材生产基地。上述负责人透露,除了面积大,肇庆的土地价格相比佛山要便宜一半。

佛山工业用地“吃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佛山的土地开发强度已非常高。截至2020年11月,佛山全市总体土地开发强度已接近40%,超过地区土地开发强度的警戒水平。

因开发强度大而引发土地供需矛盾,推动佛山工业用地等土地价格持续走高。佛山市自然资源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以2010年一季度为基期,到2020年二季度,佛山工业地价定比增长率达到76.07%。

随着工业地价“水涨船高”还有佛山工业厂房的价格和租金。南方+向顺德某产业园了解到,该产业园厂房平均售价为11000-12000元/平方米,较去年平均上涨了5到7个百分点,对于企业来说,成本将上涨20%左右。

佛山市安东尼针织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必胜透露,2004年创办安东尼纺织的时候,张槎位置最好的厂房租金在11元/㎡左右,如今已经涨至20元/㎡,而工业更发达的顺德区的平均租金已经超过20元/㎡,三水区也达到18元/㎡。相比之下,刘必胜在浙江嘉兴桐乡租厂房的价格仅需16~17元/㎡。

因为价格贵租金高,佛山近年来还出现了一拨炒作工业厂房的现象。早在2018年,来自深圳和中山的游资以“二房东”的身份抬高厂房租金的事情就引发了关注,当时顺德与中山交界处的厂房租金被抬高了 20% -30%,厂房租金均价一度突破30元/㎡。

有企业反映,通过“二房东”租厂房,不仅租金贵了,还要支付高额的转租费,每平方米400元。一个2000平方米的厂房,仅仅是转租费就要80万元。

针对“炒厂房”现象,今年2月,顺德区政府专门出台了《佛山市顺德区商品厂房开发和监管操作办法》,提出要严格控制购买对象资格,并且明确规定购买商品厂房5年内限制转让。

除了土地成本,物流成本的抬升也正成为佛山制造业的难以承受之“痛”。

佛山不沿边、不靠海,也不是资源型城市,却在改革开放后孕育了享誉全球的制造企业集群。佛山制造所需要的原料必须从外地运入,产品也必须通过运输销往全球。有数据显示,在佛山GDP突破万亿的情况下,佛山全市社会物流总规模就已突破3万亿元。

佛山物流有一个无法忽视的“痛点”:以公路运输为主。翻看近年来佛山的统计公报就可发现,佛山公路运输量均占全市货运量的85%以上。近年来,佛山一环高速“收费”、关停佛山新港等举措,也间接抬高了企业的物流成本。

佛山一环,被视为佛山经济的大动脉。在一环周边,重大项目星罗棋布,既有一汽大众等大型项目,也有东方精工、维尚家具等众多佛山知名企业,还有广佛国际机电五金城等专业市场,其中很多产品配送均需要经过佛山一环。根据测算,佛山一环全线日均通行车流量约64万辆车,其中货车约40万辆,占总车流量的62.5%。

佛山一环。佛山市路桥建设有限公司供图

从去年开始,佛山一环高速进入“收费时代”,有知名陶瓷企业就表示,企业仓库就在一环边上,每月物流费用约2000万元,收费之后不仅会增加企业的运输成本,还会增加货物运输时间,降低生产效率。

再往前,服务华南出口物流企业26年的佛山新港宣布停止服务,也直接增加了相关企业的出口物流成本及运输时间。据悉,佛山新港作为中小型集装箱港口,小批量订单会直接通过佛山新港出口,部分大批量的国际订单,也会通过佛山新港接驳到广州、深圳、香港。但佛山新港停止运营后,以前通过新港出口的货物,就得拉到三水、高明等港口再出口,进而增加企业的物流成本。

不仅如此,受限于土地资源稀缺,佛山仓储业新增供应呈缓慢增长趋势。2019年发布的一份佛山仓储市场分析报告显示,当年度的佛山市各行业用地拿地调查中,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占比仅为0.64%。2020年,佛山市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的固定资产投资更是下降了 6.5%。

佛山也正着力去解决物流业难题。去年10月,佛山入选2020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今年6月,位于佛山一环旁的佛山国际陆港项目正式动工。这是佛山建设生产服务型国家物流枢纽的第一个项目,项目运营后,预期每年将服务超过2000家本地制造业,将优化本地的物流资源配置效率,完善物流供应体系,有望实现全行业的降本增效。

7月13日,人民银行佛山市中心支行对外披露,截至6月末,佛山市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20546亿元,成为广东省内首个存款突破2万亿的地级市。在“存款”领跑的另一面,金融服务能力跟不上经济发展速度而导致的融资贵、融资难情况仍时有发生。

2019年,中国制造论坛发布的《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佛山攻略》报告就指出,金融是制约佛山制造业转型最重要的瓶颈。佛山的金融业发展水平,不仅难以比肩广州、深圳,而且弱于同级别的东莞。

在此之前,佛山在2016年发布首份创业白皮书显示,近八成的创业者认为项目融资难,金融环境一般,近四成的初创企业自身资金来源狭窄,或在运营过程中存在资金短缺问题。

本地法人金融机构少是佛山金融的显著短板。2020年以前,佛山没有证券期货类法人机构和公募基金法人机构。直至去年,佛山市金控公司成功收购新晟期货,中科沃土公募基金迁址佛山后,才填补了这一空白。

打造珠江西岸融资租赁区域中心,是佛山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另一重要举措。融资租金通过“以租代购”的方式,可以帮助企业解除购买设备资金不足的压力,有助于推动产业升级。但从当前情况看,融资租赁仍然是佛山的一块“短板”:佛山尚未有注册资金超100亿元的融资租赁企业,大部分融资租赁企业注册资金均不超过10亿元,并且3亿元以内居多。

近年来,各地争相以创投争夺创新动能。以地方金控公司为代表的创投“国家队”,往往被委以重任,其资金规模和资产总额常被用来观察一座城市的创投实力。这一方面,佛山相较兄弟城市也仍有差距:截至2020年末,佛山市金融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资产总额138亿元。同一时期,珠海华发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珠海金控)资产总额已超610亿元。

为了破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佛山也进行了大量尝试。2017年,佛山在全省率先打造了千灯湖创投小镇,吸纳了大量金融机构、创投机构进驻,有效提升金融环境。截至2021年3月底,千灯湖创投小镇已集聚私募基金类机构879家,募集与投资资金规模超1154亿元。

千灯湖创投小镇的建设,支撑了本土创业企业的发展。佛山市安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贤帅透露,在创投小镇建设以前,公司两轮融资都是靠自己出去找,创投小镇建起来后,金融机构开始找上门。

在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中,企业是跟着成本走的。佛山既要关注看得见的成本,也要关注看不见的成本。面对不断上升的成本,佛山更要敢于以创新的思维与行动,打破“成本的诅咒”,另辟蹊径打破成为综合成本最低的“洼地”。

【撰文】林东云 张培发

【策划】林焕辉 张培发

【海报设计】严经纬 邱洪添

◎相关阅读

佛山营商环境AB面①|他们为什么来,为什么走?

佛山营商环境AB面②|办事为什么快,为什么慢?

【作者】 林东云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来源:南方+ - 创造更多价值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